關於部落格
收集一些自己的認為正確的文章.
  • 33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蟬事


這天,我們到魚梁洲上一個農家樂飯莊去吃飯。點菜時,店家極力給我們推薦了一道特色菜,而且說:不吃終生後悔,吃了終生難忘。瞅了一下菜譜,價格不菲,30元。經不住誘惑,就點了一個。端上來乍一看:黑乎乎、油亮亮的。定睛細瞧,原來是油炸知了。急急忙忙抓了一個丟進口裏。一嚼,哎喲,還真是酥脆滿嘴生香。這使我一下子想起了孩童時期的有關蟬的趣事。

在我們鄉下,蟬被叫著“知了”,因為它總是“知——了”、 “知——了”地叫罷。後來,翻開《現代漢語成語詞典》,才知道蟬的權威注釋為:“昆蟲,種類很多,雄的腹部有發音器,能連續不斷發出尖銳的聲音”。一到夏天,蟬就在我們鄉下滿世界“知了——知了”的高一陣低一陣地鳴唱,尤其是中午更是經久不息此起彼伏,更加增添了人們酷暑難耐的感覺。

儘管先哲們對蟬有很多的描述和讚譽,比如,王藉的詩“蟬噪林愈靜,鳥鳴山更幽。”又如虞世南的詩“垂逶飲清露,流響入疏桐。居高聲自遠,非是藉秋風。”……但是,我們卻不敢隨波逐流地去恭維。

小的時候,我們對蟬的接觸可以說是太多太頻繁了。在那些清貧的夏日裏,特別是放了暑假,與蟬打交道成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。我們把吃蟬當一種樂趣,總是千方百計地想著法兒捕蟬。

最原始的辦法是粘。在屋簷下尋找一些新鮮的蜘蛛網,在一根長竹竿頂綁上一截細細的竹簽,將蜘蛛網絞纏在竹簽上,吐上一點口水,就成了粘乎乎的沾膠了。看准了爬在樹幹或者樹枝上的知了,輕輕地靠近後猛地往知了的翅羽上一粘,知了就在竹簽上“撲棱”了。

另一種辦法是網。用一根鐵絲彎成碗口大的圈兒,套一個透明的塑膠袋,再綁在一根長竹竿上。看准了爬在樹幹或者樹枝上的知了,輕輕地靠近後猛地一扣上去,那知了就成了囊中之物。

到了晚上,捕蟬的法子就更便當了。只要在有樹叢的場地上點上一堆柴火,然後,用竹竿在樹叢裏敲打或抱著樹幹枝椏使勁地搖晃,知了就三三兩兩地只往火堆裏竄,於是我們每每手到蟬來收穫頗豐。

要麼,我們就先入為主,掏。一到傍晚,就在房前屋後的場地上到處掏幼蟬——“土知了”。尤其是雨過天晴,看見平展的地上有一些鬆動的新土隆起,用指頭一撥露出一個圓洞,不一會就爬出一個黃赭色的幼蟬。或在前半夜打著手電筒在樹幹上捉正在往上爬了去脫殼的幼蟬。然後,用筐子罩在場院裏,第二天一早就有了許多的新鮮的幼蟬和蟬蛻(即:知了殼),會有一舉兩得。

粘知了,網知了,掏知了都不是一件很輕鬆的活計,特別是要昂著頭、扭著脖子、盯得兩眼酸痛,有時候在樹叢下或是荊棘裏碰到了馬蜂被蜇得抱頭鼠竄鼻青臉腫,但是我們還是躍躍欲試樂此不疲。

待弄到了一定數量的蟬,就掐去翅膀掰去腿,放在鍋裏點燃柴火稍稍放一些油鹽炒上一會,黑亮亮的,香噴噴的,就是一盤美味佳餚了,只嚼得滿嘴丫子流油。

還有,我們天一放亮就會搶在別人前面,到樹林子、籬笆上、菜棵裏急急巴巴地尋找蟬蛻。因為蟬蛻是一味中藥,供銷社專門收購。我們一個夏天能攢上了三、五斤拿到街上賣了,買本小人書換些食鹽煤油什麼的挺值當。

現在,一聽到街邊樹上蟬高一陣低一陣的鳴唱,總是每每想起兒時的蟬事。的確,挺有趣的,很值得流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