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收集一些自己的認為正確的文章.
  • 33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家鄉的變遷

提起家鄉邱北,一定少不了那誘人的小吃,兒時的夥伴和童年的嬉戲。每每想起家鄉最令我難忘的,總是兒時的市井人物,他們像畫家筆下的長線,把家鄉牽進了我們那一代人的難忘歲月,和家鄉不離不棄,永遠地鑲嵌在我的記憶hair care要多研究……

我不記得是誰陷害了父親,強迫他退了公職,練就成為一名真正的勞動者;誰把母親打成了“右派”分子,帶著出生幾十天的哥哥回家務農;誰把繈褓中的哥哥打成了“黑五類子女”,沒有了上學讀書的權利;是誰把我們一家趕到農村鄉下,一去就是二十年……

不記得了,都早已不記得了……

家鄉的記憶充斥著的是這些鮮活的市井人物,倒是他們愉悅了我的童年,構成了我永遠抹不去的家鄉記憶,尤其是成為遠走他鄉的遊子後,更讓我感到家鄉的親切和無限的嚮往認清hair treatment

忘不了,端坐邱北縣一中校門前賣酸醃菜的沈奶奶。胖墩墩的沈奶奶,每天都端坐邱北一中大門前,穿一件乾淨發白的藍色斜扣的衣服,面前整齊擺放著大大小小的盆盆罐罐,永遠慈祥的笑容像盛開的太陽花。我們每天下午上學前,都要擠到她的醃菜攤前,用早點擠出的零花錢,買上一包用學生作業本紙包上的酸醃菜、蘿蔔條或者抹上辣醬的醃黃瓜,還有麻雀蛋大小的醃梨。哪天沒錢買了,就用寫滿作業的本子去換……連作業本都沒有的話,也要擠到她面前,聞聞那醃菜特有的“臭屁”的味道,哪怕是和小姐妹分享一兩根酸醃菜葉子,過過嘴癮,那天也是無比快樂的。那時,沈奶奶的酸菜,成了我逃避家務到校上課、拼命做作業的唯一理由……一屆又一屆的小姐妹都跨過了一中,飛離了家鄉,但沈奶奶的“臭屁”醃菜卻依然是姐妹們聚在一起津津樂道的話題和難忘的記憶。聽說沈奶奶堅守著她的特色攤位直到老改善hair loss

難忘文革期間唯一一位敢做“生意”的“腳朝天”奶奶。只要想起家鄉,不由自主地想起邱北縣電影院,想起電影院門前高高的石階下那唯一的一盞路燈,更不會忘記那盞高亮的路燈下賣瓜子、葵花籽、炒蠶豆、炒豌豆、玉米花零食什麼的,抽著旱煙袋的“腳朝天”奶奶!她是我心目中的全縣的新聞、文化、娛樂中心的象徵。她高挑的個子,長長的臉,外突的額骨,大大的嘴,一雙毫無笑意但能透視你內心的細長的眼睛,如果不是那雙三寸金蓮,你一定以為她是個純爺們。從記事起,我就記得她一直就端坐那裏,仿佛她就是伴著那盞高掛的路燈轉世而來,每天比路燈亮得還要準時。她的小生意特別的紅火,“紅衛兵”、“小闖將”誰也奈何不了她。她的小攤前總是簇擁著各行各色的小夥子,她的兜裏總裝著電影院的窗口擠破頭都買不到的電影票。她總是用她高亢渾厚的嗓門吆喝帶罵著那些小青年,招攬著他們。所以每天傍晚,小夥們總是一群群圍著她,她就賣一張電影票搭上一盅瓜子、葵花籽、蠶豆什麼的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